關于你每天在穿的牛仔褲

2017年12月28日

《美國面料》雜志(American Fabrics),1969年。

丹寧(denim),這個已經流行了一個多世紀既古老又年輕的面料,并不像廣為流傳的說法產自美國。根據巴黎時裝博物館(the Musee de la Mode et du Costume in Paris)研究員Pascale Gorguet-Ballesteros的研究,現在被稱為“丹寧”的布料,最早出現在法國,原名為“serge de Nimes”,意為“尼姆的斜紋布”。另外,如今經常與英文denim混淆使用的jeans一詞,最早是意大利產的一種面料,它和denim一樣牢固耐用。但事實上兩者并不是完全一樣的面料。史學家Lynn Downey解釋,早期denim面料的經線(縱向織線)與緯線(橫向織線)用的是不同顏色的紗線,而jeans用的經緯紗線卻是同色的。只是到了1960年代,美國青年開始把牛仔褲稱為“jeans”。 人們似乎也不太再在意它們之間的區別了。

接下來的故事就眾所周知了。一個在19世紀中期從德國移民去了美國的名叫Levis Strauss的人,使用了來自法國尼姆的丹寧布,請裁縫制作成褲子,創造了Levi’s品牌,并最終讓它成為美國西海岸掘金工人的工作服。

法國原產面料;意大利的名字;德國移民創始人;最終卻在美國被發揚光大——以至于現今絕大多數人以為丹寧布與牛仔褲就是百分之百的美國產物。這是一個典型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所代表的含義:無論你來自哪里,你是誰,美國都能使你成功。而牛仔褲,隨著美國夢的傳播,而成為美國文化全球化最成功的案例之一。而美國夢的廣泛傳播,即始于二戰之后。

直到二戰之前,Levi’s的事業還僅局限于美國西部海岸。二戰后,Levi’s的事業拓展至全美國。與此同時,隨著新一代年輕人的成長,牛仔褲因為其舒適、耐穿、沒有階層標簽而受到青年人的追捧。與此同時,牛仔褲不再被視為工褲,而是“青春”,“反叛與個性”的標簽。這一標簽意義,隨著美國戰后以聯盟名義進入亞洲國家,被廣泛傳播到亞洲青年一代。

最早將牛仔褲帶入亞洲人視線的是美國大兵們。因為牛仔褲面料牢固耐磨,美國軍方曾將其指定為士兵休閑著裝。二戰時,因為物料有限, Levi's牛仔褲被僅限于作戰軍人購買。因此,相當一段時間內,美國軍人成為擁有牛仔褲最多的一類人。這些牛仔褲,就隨著美軍在二戰后,與日本結為軍事同盟,在當地設立軍事基地后,進入日本民眾視線。為了不讓這個很快從敵人轉為聯盟的國家民眾反感美國大兵,同時也為了防止美國老兵因為曾與日本人戰斗過而不能與當地居民和平相處的局面發生,美國政府特別派遣了從未與日本對抗過的年輕一代士兵來到日本。他們年輕、帥氣、模特兒般的身材立刻吸引了眾多少年少女的心。而他們所穿的酷斃的牛仔褲也就成了日本少年少女夢想的衣服。在韓國,牛仔褲的履歷也極其類似。朝鮮戰爭后(1950-1953),美國與韓國也建立了軍事聯盟關系。2012年,韓國國立民俗博物館(The National Folk Museum of Korea)曾經做了一個關于牛仔褲歷史的展覽。這個展覽顯示,1950年代,為了賺錢,巡和洞(Sunhwadong)染坊的人將美國士兵們的軍服收來,染色模仿成牛仔褲顏色,出售給當地年輕人。

隨著美國在世界各地擴張軍事基地,專門服務于美國海外各個軍事基地的軍隊電視臺(American Forces Network, AFN)也隨之建立。這些電視與收音機頻道以播放美國娛樂節目為主。而也正是通過這一渠道,好萊塢電影開始在日韓受到追捧。

1955年,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主演的《無因的反抗》(Rebel Without a Cause) 讓牛仔褲幾乎成了“壞”男孩的標簽。而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樣的角色只有讓叛逆期的少男少女們更加趨之若鶩。而當頭戴機車帽,身著皮短裝,牛仔褲和皮靴的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斜靠在一架摩托機車旁,一雙憂郁的眼睛若有所思地遙望著遠方時,多少女人希望站在他遠方的,就是自己。得不到這些好萊塢大片中的男人,那就穿他們穿的牛仔褲吧。

生于1970年代的韓國人,現任英國布萊頓大學(Brighton University)任教服裝史的Yunah Lee博士,便是通過AFN頻道認識了好萊塢明星,并從此愛上了牛仔褲。她至今還記得童年時期,一條二手Levi’s牛仔褲曾是她和同學們的夢想。 當時首爾文井洞(Rodeo)大街上售賣從美國進口的二手牛仔褲的精品屋是他們的最愛。這一夢想終于在她上中學時,韓國政府曾短暫地廢除學生制服政策(1983-1985)期間得到實現:一條及腳踝的高腰牛仔喇叭褲,腳蹬一雙銳步運動鞋,便成為了那個時期她最愛的時尚款。

牛仔褲不僅迅速俘虜了日本與韓國少年少女的心,更很快讓嗅覺靈敏的當地商人嗅得了商機。據Yunah Lee博士回憶,當時在貿易市場上販賣美國進口二手牛仔褲的,多以在美國生活的韓裔商人。而在日本,因為牛仔褲的流行,原本就是紡織面料制造中心的岡山市也成為丹寧布及牛仔褲制造中心。從早期為美國品牌加工,直至后期成立自己的品牌,這些品牌多少都帶著美國的風貌。曾風靡日本的本土牛仔品牌Big John,就是個長著美國面孔其實是百分之百日本設計與制造的品牌。據其官網介紹,創始人丸尾小太郎之所以為品牌取名為John(約翰),因為這是美國最常用的名字。而其品牌標示也模仿了美國的可口可樂與棒球壘。

到目前為止,丹寧文化帶給人們的似乎都是積極的印象。它打破了階層之分,象征著獨立;雖然也代表了叛逆,但這正是青春的符號。而且,牛仔褲,確實也讓最早接觸丹寧文化的韓國與日本商人獲得了經濟利益,推動了當地經濟發展。不過,與此同時,也有國家質疑美國的野心。他們擔心,如果好像日本與韓國與美國聯盟,那么不僅僅是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會被美國化,自己的政治與經濟利益也可能將被美國吞噬。 然而另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大多在戰后與美國親近的亞洲國家,諸如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確實在經濟上比它們的鄰居發展得快得多。而那些在1950到1970年代與美國保持了距離甚至對立的國家,諸如中國,老撾,柬埔寨,越南,在同期卻發展得緩慢許多。而這些相對發展緩慢的國家,最終也成為了丹寧的主要制造中心。而在這些制造中心,上演的是另一幕故事。

2003年出版的《世界貿易組織與國際丹寧貿易報告》(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and International Denim Trading)中指出 ,(截至研究日時),美國一直是全世界牛仔服(褲)消耗最大的國家。1996年的調研數據表明,美國消耗了全世界41.7%的牛仔服(褲)。在亞洲區域,中國和印度于1980年代開始成為美國牛仔服(褲)的供給國。截至1997年,印度成為美國丹寧第3大供給國;中國則位于第9。

而在整個東南亞市場,美國在戰后借助政治及經濟貿易手段成功將原本屬于歐洲發達國的各個殖民國,轉化為美國的政治及貿易伙伴,進一步推進了美國在全球的勢力范圍。根據東南亞經濟學與歷史學學者孫建黨的研究,在部署東南亞經濟戰略時,美國先從采礦業及種植園開始,到后期轉為重點做金融投資及工業投資,且投資形式更復雜。比如在農業投資方面,美國向東南亞的投資貿易不再僅限于“種植與生產”,還“涉及龐大的殺蟲化肥、機械的銷售,以及由跨國公司和金融機構提供的貸款”。 而近期由著名紀錄片導演Andrew Morgan拍攝的紀錄片《真實的代價》(The True Cost)則為這個研究提供了生動的腳注。《真實的代價》以印度為例,紀錄了美國跨國公司寡頭,如何一面向亞洲農民售賣種植農藥,化肥,機械;另一方面,又向農民貸款,賣藥的這種征收雙重利益的故事。

《真實的代價》主要介紹了看似光鮮的時尚產業背后的故事。其中一段是關于棉花種植。棉花種植過程中,需要大量使用各類殺蟲劑。這些殺蟲劑,不僅嚴重污染了土壤,也讓當地種植棉花的農民多人身患癌癥,且畸形兒出生率很高。一個更加殘酷的事實是,賣給農民殺蟲劑和化肥的公司, 與賣給他們治病的藥業公司在背后其實是同一個商業寡頭。不僅如此,這些公司有時還會“善意”地賒賬給農民,允許農民先買化肥和農藥,隨后付款。然后在農民還不起債務時就讓他們拿自己的土地來抵債。這樣,這些公司又合法地擁有了這些土地。

而棉花恰恰是丹寧布使用的纖維材料。許多人,包括業內人士都認為棉花是天然面料,因此是一種 “好”面料。而專注于推廣可持續時尚,總部位于香港的公益機構Redress的創始人Christina Dean卻將棉花視為“不可持續”的面料。除了因為棉花需要使用大量的殺蟲劑,也因為棉花成長最好的地方都是干旱之地,比如巴基斯坦,中國的新疆。這些干旱之地,是最缺水的地方;而棉花,卻又是最需要水的面料。而在所有的棉制面料中,牛仔又是最耗水的一種。

在Christina看來,丹寧是一種非常“有意思”的面料。 雖然絕大多數的面料印染都會產生污染問題,但丹寧布及牛仔褲的制造工藝幾乎可以用“荒唐”來描述。丹寧布的印染所耗費的水資源與化學染料,超過一般棉制品,原因是丹寧布所需要的靛藍染料,不容易滲入棉纖維。而滑稽的是,千辛萬苦染上去的顏色,在面料被做成成衣后,又需要耗費巨大的能源與人工,把這些顏色通過各種洗水工藝去除。 而這一加一減的過程所制造的一條牛仔褲,需要消耗60到200升不等的水;3公斤左右化學用劑;13平方米的地所產出的棉花。 而這一切的消耗,僅僅是為了制造出牛仔褲最誘惑人的那種不同層次及肌理感的藍色。

對于牛仔褲生產所消耗的能源所產生的影響,一位在巴基斯坦牛仔廠工作的設計師有一個令人震驚的理論。這位在卡拉奇學習了服裝設計名為Hasnain Lilani的丹寧設計師,受好萊塢西部大片的影響,自幼就喜歡上了牛仔褲。而10年前,一次以自由職業者身份為Levi’s在卡拉奇的第一家旗艦店開業時做的店鋪視覺設計經歷,使他從此徹底愛上牛仔褲與丹寧布, 并開始了他對丹寧的深度研究。在他看來,美國不僅僅是在從亞洲輸出牛仔褲,而是在輸出亞洲國家的能源。 他說,“一條牛仔褲消耗的水資源可高達200升水。(我們喝的)一瓶水(大概500-600毫升),這樣一瓶水賣5角美元。200升水,差不多就是20萬毫升200美元。但是我們一條牛仔褲才賣6美元。用6美元,換200美元的水資源,這意味著什么?”

那么對于這樣既被人愛,卻又如此耗費能源的丹寧,有什么更好的解決方案嗎?對此Christina和Hasnain的答案都是肯定的。Christina說,所有的服裝中, 沒有什么服裝比牛仔褲更適合穿二手衣的。牛仔褲本來就是追求一種磨損與復古感的,而這正是經歷過時間洗滌的二手牛仔褲最自然的面貌。為什么還要耗費那么多能源與金錢,去專門做出這種磨損與復古感?因此她鼓勵牛仔褲愛好者們穿二手衣。Hasnain則說,Levi’s一直都很注重環境保護,他們也投入了許多資金研發新技術,希望不再依靠巨大的能源消耗來制作丹寧。另外,現在的激光技術已經可以制作出如同洗水一樣的效果,只是這個技術目前所耗費的成本依然很高,尚未在商業上獲得推廣。但是他相信隨著技術的發展,這個問題一定會得到解決。

所以,也許值得反思的不是美國人究竟想從亞洲獲得什么,而是我們自己究竟應該怎么解救自己!

《美國面料》雜志(American Fabrics),1969年。

丹寧(denim),這個已經流行了一個多世紀既古老又年輕的面料,并不像廣為流傳的說法產自美國。根據巴黎時裝博物館(the Musee de la Mode et du Costume in Paris)研究員Pascale Gorguet-Ballesteros的研究,現在被稱為“丹寧”的布料,最早出現在法國,原名為“serge de Nimes”,意為“尼姆的斜紋布”。另外,如今經常與英文denim混淆使用的jeans一詞,最早是意大利產的一種面料,它和denim一樣牢固耐用。但事實上兩者并不是完全一樣的面料。史學家Lynn Downey解釋,早期denim面料的經線(縱向織線)與緯線(橫向織線)用的是不同顏色的紗線,而jeans用的經緯紗線卻是同色的。只是到了1960年代,美國青年開始把牛仔褲稱為“jeans”。 人們似乎也不太再在意它們之間的區別了。

接下來的故事就眾所周知了。一個在19世紀中期從德國移民去了美國的名叫Levis Strauss的人,使用了來自法國尼姆的丹寧布,請裁縫制作成褲子,創造了Levi’s品牌,并最終讓它成為美國西海岸掘金工人的工作服。

法國原產面料;意大利的名字;德國移民創始人;最終卻在美國被發揚光大——以至于現今絕大多數人以為丹寧布與牛仔褲就是百分之百的美國產物。這是一個典型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所代表的含義:無論你來自哪里,你是誰,美國都能使你成功。而牛仔褲,隨著美國夢的傳播,而成為美國文化全球化最成功的案例之一。而美國夢的廣泛傳播,即始于二戰之后。

直到二戰之前,Levi’s的事業還僅局限于美國西部海岸。二戰后,Levi’s的事業拓展至全美國。與此同時,隨著新一代年輕人的成長,牛仔褲因為其舒適、耐穿、沒有階層標簽而受到青年人的追捧。與此同時,牛仔褲不再被視為工褲,而是“青春”,“反叛與個性”的標簽。這一標簽意義,隨著美國戰后以聯盟名義進入亞洲國家,被廣泛傳播到亞洲青年一代。

最早將牛仔褲帶入亞洲人視線的是美國大兵們。因為牛仔褲面料牢固耐磨,美國軍方曾將其指定為士兵休閑著裝。二戰時,因為物料有限, Levi's牛仔褲被僅限于作戰軍人購買。因此,相當一段時間內,美國軍人成為擁有牛仔褲最多的一類人。這些牛仔褲,就隨著美軍在二戰后,與日本結為軍事同盟,在當地設立軍事基地后,進入日本民眾視線。為了不讓這個很快從敵人轉為聯盟的國家民眾反感美國大兵,同時也為了防止美國老兵因為曾與日本人戰斗過而不能與當地居民和平相處的局面發生,美國政府特別派遣了從未與日本對抗過的年輕一代士兵來到日本。他們年輕、帥氣、模特兒般的身材立刻吸引了眾多少年少女的心。而他們所穿的酷斃的牛仔褲也就成了日本少年少女夢想的衣服。在韓國,牛仔褲的履歷也極其類似。朝鮮戰爭后(1950-1953),美國與韓國也建立了軍事聯盟關系。2012年,韓國國立民俗博物館(The National Folk Museum of Korea)曾經做了一個關于牛仔褲歷史的展覽。這個展覽顯示,1950年代,為了賺錢,巡和洞(Sunhwadong)染坊的人將美國士兵們的軍服收來,染色模仿成牛仔褲顏色,出售給當地年輕人。

隨著美國在世界各地擴張軍事基地,專門服務于美國海外各個軍事基地的軍隊電視臺(American Forces Network, AFN)也隨之建立。這些電視與收音機頻道以播放美國娛樂節目為主。而也正是通過這一渠道,好萊塢電影開始在日韓受到追捧。

1955年,詹姆斯·迪恩(James Dean)主演的《無因的反抗》(Rebel Without a Cause) 讓牛仔褲幾乎成了“壞”男孩的標簽。而所謂“男人不壞,女人不愛”,這樣的角色只有讓叛逆期的少男少女們更加趨之若鶩。而當頭戴機車帽,身著皮短裝,牛仔褲和皮靴的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斜靠在一架摩托機車旁,一雙憂郁的眼睛若有所思地遙望著遠方時,多少女人希望站在他遠方的,就是自己。得不到這些好萊塢大片中的男人,那就穿他們穿的牛仔褲吧。

生于1970年代的韓國人,現任英國布萊頓大學(Brighton University)任教服裝史的Yunah Lee博士,便是通過AFN頻道認識了好萊塢明星,并從此愛上了牛仔褲。她至今還記得童年時期,一條二手Levi’s牛仔褲曾是她和同學們的夢想。 當時首爾文井洞(Rodeo)大街上售賣從美國進口的二手牛仔褲的精品屋是他們的最愛。這一夢想終于在她上中學時,韓國政府曾短暫地廢除學生制服政策(1983-1985)期間得到實現:一條及腳踝的高腰牛仔喇叭褲,腳蹬一雙銳步運動鞋,便成為了那個時期她最愛的時尚款。

牛仔褲不僅迅速俘虜了日本與韓國少年少女的心,更很快讓嗅覺靈敏的當地商人嗅得了商機。據Yunah Lee博士回憶,當時在貿易市場上販賣美國進口二手牛仔褲的,多以在美國生活的韓裔商人。而在日本,因為牛仔褲的流行,原本就是紡織面料制造中心的岡山市也成為丹寧布及牛仔褲制造中心。從早期為美國品牌加工,直至后期成立自己的品牌,這些品牌多少都帶著美國的風貌。曾風靡日本的本土牛仔品牌Big John,就是個長著美國面孔其實是百分之百日本設計與制造的品牌。據其官網介紹,創始人丸尾小太郎之所以為品牌取名為John(約翰),因為這是美國最常用的名字。而其品牌標示也模仿了美國的可口可樂與棒球壘。

到目前為止,丹寧文化帶給人們的似乎都是積極的印象。它打破了階層之分,象征著獨立;雖然也代表了叛逆,但這正是青春的符號。而且,牛仔褲,確實也讓最早接觸丹寧文化的韓國與日本商人獲得了經濟利益,推動了當地經濟發展。不過,與此同時,也有國家質疑美國的野心。他們擔心,如果好像日本與韓國與美國聯盟,那么不僅僅是自己本民族的文化會被美國化,自己的政治與經濟利益也可能將被美國吞噬。 然而另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大多在戰后與美國親近的亞洲國家,諸如日本,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泰國,確實在經濟上比它們的鄰居發展得快得多。而那些在1950到1970年代與美國保持了距離甚至對立的國家,諸如中國,老撾,柬埔寨,越南,在同期卻發展得緩慢許多。而這些相對發展緩慢的國家,最終也成為了丹寧的主要制造中心。而在這些制造中心,上演的是另一幕故事。

2003年出版的《世界貿易組織與國際丹寧貿易報告》(The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and International Denim Trading)中指出 ,(截至研究日時),美國一直是全世界牛仔服(褲)消耗最大的國家。1996年的調研數據表明,美國消耗了全世界41.7%的牛仔服(褲)。在亞洲區域,中國和印度于1980年代開始成為美國牛仔服(褲)的供給國。截至1997年,印度成為美國丹寧第3大供給國;中國則位于第9。

而在整個東南亞市場,美國在戰后借助政治及經濟貿易手段成功將原本屬于歐洲發達國的各個殖民國,轉化為美國的政治及貿易伙伴,進一步推進了美國在全球的勢力范圍。根據東南亞經濟學與歷史學學者孫建黨的研究,在部署東南亞經濟戰略時,美國先從采礦業及種植園開始,到后期轉為重點做金融投資及工業投資,且投資形式更復雜。比如在農業投資方面,美國向東南亞的投資貿易不再僅限于“種植與生產”,還“涉及龐大的殺蟲化肥、機械的銷售,以及由跨國公司和金融機構提供的貸款”。 而近期由著名紀錄片導演Andrew Morgan拍攝的紀錄片《真實的代價》(The True Cost)則為這個研究提供了生動的腳注。《真實的代價》以印度為例,紀錄了美國跨國公司寡頭,如何一面向亞洲農民售賣種植農藥,化肥,機械;另一方面,又向農民貸款,賣藥的這種征收雙重利益的故事。

《真實的代價》主要介紹了看似光鮮的時尚產業背后的故事。其中一段是關于棉花種植。棉花種植過程中,需要大量使用各類殺蟲劑。這些殺蟲劑,不僅嚴重污染了土壤,也讓當地種植棉花的農民多人身患癌癥,且畸形兒出生率很高。一個更加殘酷的事實是,賣給農民殺蟲劑和化肥的公司, 與賣給他們治病的藥業公司在背后其實是同一個商業寡頭。不僅如此,這些公司有時還會“善意”地賒賬給農民,允許農民先買化肥和農藥,隨后付款。然后在農民還不起債務時就讓他們拿自己的土地來抵債。這樣,這些公司又合法地擁有了這些土地。

而棉花恰恰是丹寧布使用的纖維材料。許多人,包括業內人士都認為棉花是天然面料,因此是一種 “好”面料。而專注于推廣可持續時尚,總部位于香港的公益機構Redress的創始人Christina Dean卻將棉花視為“不可持續”的面料。除了因為棉花需要使用大量的殺蟲劑,也因為棉花成長最好的地方都是干旱之地,比如巴基斯坦,中國的新疆。這些干旱之地,是最缺水的地方;而棉花,卻又是最需要水的面料。而在所有的棉制面料中,牛仔又是最耗水的一種。

在Christina看來,丹寧是一種非常“有意思”的面料。 雖然絕大多數的面料印染都會產生污染問題,但丹寧布及牛仔褲的制造工藝幾乎可以用“荒唐”來描述。丹寧布的印染所耗費的水資源與化學染料,超過一般棉制品,原因是丹寧布所需要的靛藍染料,不容易滲入棉纖維。而滑稽的是,千辛萬苦染上去的顏色,在面料被做成成衣后,又需要耗費巨大的能源與人工,把這些顏色通過各種洗水工藝去除。 而這一加一減的過程所制造的一條牛仔褲,需要消耗60到200升不等的水;3公斤左右化學用劑;13平方米的地所產出的棉花。 而這一切的消耗,僅僅是為了制造出牛仔褲最誘惑人的那種不同層次及肌理感的藍色。

對于牛仔褲生產所消耗的能源所產生的影響,一位在巴基斯坦牛仔廠工作的設計師有一個令人震驚的理論。這位在卡拉奇學習了服裝設計名為Hasnain Lilani的丹寧設計師,受好萊塢西部大片的影響,自幼就喜歡上了牛仔褲。而10年前,一次以自由職業者身份為Levi’s在卡拉奇的第一家旗艦店開業時做的店鋪視覺設計經歷,使他從此徹底愛上牛仔褲與丹寧布, 并開始了他對丹寧的深度研究。在他看來,美國不僅僅是在從亞洲輸出牛仔褲,而是在輸出亞洲國家的能源。 他說,“一條牛仔褲消耗的水資源可高達200升水。(我們喝的)一瓶水(大概500-600毫升),這樣一瓶水賣5角美元。200升水,差不多就是20萬毫升200美元。但是我們一條牛仔褲才賣6美元。用6美元,換200美元的水資源,這意味著什么?”

那么對于這樣既被人愛,卻又如此耗費能源的丹寧,有什么更好的解決方案嗎?對此Christina和Hasnain的答案都是肯定的。Christina說,所有的服裝中, 沒有什么服裝比牛仔褲更適合穿二手衣的。牛仔褲本來就是追求一種磨損與復古感的,而這正是經歷過時間洗滌的二手牛仔褲最自然的面貌。為什么還要耗費那么多能源與金錢,去專門做出這種磨損與復古感?因此她鼓勵牛仔褲愛好者們穿二手衣。Hasnain則說,Levi’s一直都很注重環境保護,他們也投入了許多資金研發新技術,希望不再依靠巨大的能源消耗來制作丹寧。另外,現在的激光技術已經可以制作出如同洗水一樣的效果,只是這個技術目前所耗費的成本依然很高,尚未在商業上獲得推廣。但是他相信隨著技術的發展,這個問題一定會得到解決。

所以,也許值得反思的不是美國人究竟想從亞洲獲得什么,而是我們自己究竟應該怎么解救自己!

來源:中山市巡馳制衣有限公司

在線客服

售前客服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青龍 My status 白虎

售后客服

在線時間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周六至周日
10:00-20:00

mix达也和小南登场